习水县 永城市 中牟县 巴林右旗 称多县 松滋市 阿尔山市 广安市 临城县 定远县 临澧县 城口县 稻城县 错那县 蒙城县 玉环县
宋慧乔婚后首部剧 赵又廷蜡像 普京让安倍等 赵又廷蜡像 摩根弗里曼再声明 儿童票收费新规 张靓颖晒右手照

拆东墙补西墙 三公司年报业绩拉响警报

标签:花遮柳掩 莲花县

2018-5-31 1:49:15 来源:城市新闻资讯网

   扣非净利润“跳崖” 张家界处置资产充九成净利润

   ■本报记者 何文英

   “受中韩萨德事件影响,韩国市场接待量大幅下滑。”4月3日,有“中国山水旅游第一股”之称的张家界在2017年年报中对公司业绩欠佳如是解释。

   年报显示,张家界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5.5亿元,同比减少7.18%;实现净利润6736万元,同比增长10.15%。然而,这份差强人意的业绩答卷却难以掩盖公司近两年扣非净利润锐减的事实。

   扣非净利润锐减

   处置资产充利润

   财报显示,张家界2015年至2017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1.13亿元、6152万元和50万元,呈现逐年锐减趋势。2017年公司非经常性损益合计6686万元,其中6209万元来自于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

   2017年9月份,张家界将全资子公司张家界游客中心有限公司100%股权、张家界乡村旅游发展有限公司100%股权、张家界茶业发展有限公司100%股权和控股子公司张家界旅游众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47.5%股权,合计以5698万元协议转让给控股股东旗下的张家界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将临湘山水旅游开发有限公司20%股权协议转让给临湘市美临文化旅游发展投资有限公司。

   上述资产处置为张家界带来非经常性损益约4200万元,此外公司张家界国际酒店有限公司确认土地使用权处置收益约2400万元。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占2017年净利润比例高达92%,而公司主营业务板块近两年却乏善可陈。

   分行业看,报告期内张家界旅行社服务业实现营业收入2.02亿元,与去年同期持平;旅游客运行业实现营业收入2.01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5.2%;旅游服务业实现营业收入1.48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24.56%。三大业务板块毛利率全线下滑,分别同比减少0.97%、6.49%和11.78%。从细分产品来看,宝峰湖景区门票和杨家界索道收入降幅最为明显,分别下降22.9%和47.37%。

   追溯公司历年年报可知,宝峰湖景区和杨家界索道接待购票人数呈逐年下降趋势。2015年至2017年宝峰湖景区接待购票人数分别为101.59万人、85.62万人和69.83万人;2015至2017年杨家界索道接待购票人数分别为205.38万人、129.85万人和63.17万人。

   一位长期研究张家界的分析师认为,公司内生项目表现相对疲软,多个景区项目出现收入和利润的下滑。同时他指出,公司观光电车购票人数和营业收入均有增长,但需要注意的是当人均消费提升的过程中毛利率反而有所下降。

   张家界在年报中解释称,收入和利润较上年减少的主要原因是:武陵山大道、杨家界大道等道路封闭施工致使乘坐杨家界索道上山的客人大幅减少,导致杨家界索道营业收入大幅下滑;受中韩萨德事件影响,韩国市场接待量大幅下滑,对宝峰湖景区效益影响较大;募投项目大庸古城建设期间,新增大额土地使用权摊销及借款利息费用。

   张家界董秘金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说道:“中国商业旅游景点韩国游客数量排名第一的是张家界,2005年张家界韩国游客最高达到60万人以上,一般平均也在30万人至50万人之间。以前韩国游客到张家界,主要通过北京、上海、西安来中转,近几年随着张家界大交通的改善,有大量包机直接飞韩国釜山、大邱、首尔,自从去年萨德事件以来,包机全部取消,张家界直飞韩国的正?:桨嘁踩咳∠?。”

   “从去年4月份以后,基本没有韩国游客了,随着中韩关系的缓和,现在又在逐渐恢复。”金鑫告诉记者。

   斥资22亿元造古城

   发行可转债补资金缺口

   2017年,张家界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募集资金12亿元,全部投入大庸古城(南门口特色街区)项目,最终公司仅募得资金净额8.39亿元,与预计募资总额存在近4亿元的缺口。公司相关负责人在互动平台上表示,资金缺口将由公司自有资金和银行贷款解决,将产生一定的财务费用。

   按照大庸古城项目最新调整后的规划,张家界预计投入资金总额约22亿元。截至报告期末,前次定增募集资金已基本全部投入,目前该项目累计投入金额为13.35亿元,尚有约9亿元的差额。

   解决资金缺口成为公司的燃眉之急。年报公布同日,张家界还发布了《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预案》称,公司拟募资不超过6.21亿元,全部投入大庸古城项目。不过,即便可转债顶格募资,与大庸古城预算总投资额仍存在约3亿元的资金缺口。

   据公开资料显示,大庸古城项目属于原址重建,规划用地总面积约242.62亩,将打造成集文化体验、休闲度假、建筑艺术为一体的古城文旅综合体。张家界相关负责人在公司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截至2019-06-16,大庸古城项目已基本完成主体工程施工,预计2018年8月份投入运营。

   “大庸古城原定8月份投入运营,可能会有所推迟,预计推迟到10月份试运营,文化旅游项目肯定有个爬坡期,具体盈利预测请参照前次非公开发行的可行性分析。”金鑫告诉记者。

   近年来,我国古城镇旅游开发进入快车道。有专家测算,平均每两天就有一个古城镇“诞生”,目前我国已开发或正在开发的古城镇超过2800座,千城一面同质化严重。据最新报道,经4年打造和建设,投资20亿元位于成都市的龙潭水乡从2013年开业前三天游客人数13万人到如今关门闭户仅历时三年。

   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经理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大庸古城从运营到盈利需要一段培育期,以项目的体量,在建工程转固定资产后将出现较大的费用摊销和资产折旧,加上发行可转债对即期业绩的摊??,公司短期业绩或将承压。           (何文英 向炎涛 赵琳)     

   理财收益是利润3.5倍 北京君正过半募资“不务正业”

   ■本报见习记者 向炎涛

   今年以来,在产业高速发展、政策利好及技术进步等多重因素助力下,集成电路行业继续延续高景气度,多家芯片企业多个个股走势强劲。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4月4日,今年3月份以来,集成电路板块平均股价涨幅为12.1%。

   行业蓬勃发展之势下,却非每家企业都能搭上行业高速发展的快车。近日,北京君正发布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2017年净利润650.11万元,同比下降7.81%;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后净利润”)更是仅-1844.44万元,而这已经是北京君正连续第四年扣非后净利润为负值。

   《证券日报》记者阅读年报时发现,公司目前维持盈利的主要来源是理财收益和政府补贴。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去年理财收益为2414.31万元,是公司利润总额比例为353.01%;政府补贴1327.76万元,占利润总额比例为194.14%。

   本报记者就扣非后净利润、闲置募集资金及战略发展规划等多个问题致电、邮件北京君正董秘办,其回复称,相关问题已在历年年报中详细披露。

   扣非后净利润连续四年亏损

   2017年年报显示,北京君正实现营业总收入1.84亿元,同比增长65.17%;实现净利润650.11万元,同比下降7.81%。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公司2017年净利润为正,但是扣非后净利润亏损1844万元。《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这是北京君正自2014年以来连续第四年扣非后净利润为负值。2014年至2016年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1437万元、-2229万元、-2386万元。

   对于利润下滑的原因,北京君正在年报中指出,由于智能视频市场竞争激烈,公司在该领域的产品毛利率总体水平偏低。同时,公司在智能视频领域的市场拓展支出导致销售费用同比增长,研发投入方面的支出同比也有所增长,而投资收益、政府补助同比有所下降,致使2017年净利润同比下降。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北京君正主要收入来源是集成电路设计业务,2017年实现收入1.74亿元,占营业收入总额的94.42%。具体到产品来看,主要包括微处理器芯片和智能视频芯片,二者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48.93%和44.03%。除此之外,公司还有一项收入来源是房租收入,达1028万元。其中702.9万元均来自租赁方北京华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其与北京君正为同一实际控制人。

   年报显示,北京君正的亏损主要来自旗下两家子公司,分别为北京君正集成电路(香港)集团有限公司,2017年净利润亏损26万元;更大的亏损来自合肥君正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净利润亏损1085万元。事实上,自2014年成立以来,合肥君正科技有限公司亏损额持续增长。2014年-2016年分别亏损364万元、808万元、942万元。

   北京君正表示,公司全资子公司合肥君正科技有限公司主要面向智能视频领域,报告期内,其营业收入同比大幅增长,但由于视频领域竞争激烈,毛利率相对较低,同时合肥君正研发投入不断增加,致使其净利润略有下降。

   “北京君正扣非后净利润四年来都是负值,说明公司的主营业务发展并不健康。一般而言,观察上市公司业绩时,扣非后的归属净利润情况更具价值?:芏喙酒涫抵饕挡患?,更多依靠政府补助、理财产品以及出卖资产等实现所谓的业绩增长或者盈利。”经济学家宋清辉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上市七年募集资金闲置过半

   2011年北京君正首次公开发行募得资金8.2亿元。其中募投项目承诺投资额3.2亿元,超募资金额4.9亿元。彼时,北京君正承诺募投项目包括便携式教育电子产品用嵌入式处理器芯片技术改造项目等5个项目,超募资金投向为1.4亿元投资成立合肥君正科技有限公司。

   不过,时隔七年,北京君正募集的8.2亿元资金仅投入使用了3.8亿元,尚未使用募集资金总额达4.4亿元,占比53.66%。过半上市募集资金闲置到底为何?年报显示,彼时募投的五个项目中,已经有三个进行了变更,仅有一个达到预计效益。北京君正则将未达到计划进度或预计收益的原因归结为消费电子市场发生变化、市场拓展受阻等因素。2014年北京君正使用超募资金1.4亿元在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投资成立全资子公司合肥君正科技有限公司之后,募集资金再无使用进展。

   北京君正在年报中表示,闲置募集资金部分存放于募集资金专户,部分用于购买银行保本型理财产品。

   《证券日报》记者查阅资料得知,自2015年以来,北京君正净利润实现了扭亏,分别为3204万元、705万元、650万元,避免了ST的风险,但利润几乎全部来自投资收益和政府补助。北京君正2017年年报显示,当期购买理财产品收益达2414.31万元,占利润总额比例353.01%;与经营相关的政府补助1327.76万元,占利润总额比例194.14%。

   宋清辉指出,上市公司过于依赖理财产品和政府补贴,不但不利于企业长远发展,而且带来的风险不容忽视。一来过于依赖理财产品暗藏风险,因为这样做可能会疏远主业,也与当前引导资金“脱虚向实”的政策导向相悖。二来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推进,相关行业政府补贴力度已经有所减弱。若未来财政收入进一步下滑,势必会影响政府补贴上市公司的能力,从而给将来受政府补贴的上市公司带来业绩风险。           (何文英 向炎涛 赵琳)     

[page title= subtitle=]

   信立泰业绩增速放缓 两子公司合计亏损1.23亿元

   ■本报记者 赵琳

   白马股信立泰自上市以来以稳健的业绩成长获得了投资者的青睐。但公司日前发布的2017年年报业绩增速却出现较大下滑,此前两位数的增长首次变成个位数,特别是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后净利润”)同比增长幅度仅为1.14%。

   对于业绩增速下滑,信立泰董事会秘书杨健锋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从2009年上市后,公司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净利润从2.1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14.52亿元。由于基数的增长,增长比率放缓是必然的。”

   《证券日报》记者同时注意到,信立泰2014年溢价收购的成都金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凯”)和苏州金盟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盟”)2017年均出现亏损。

   对此,杨健锋表示:“由于金盟和金凯两家子公司多个产品尚处于临床研发阶段,未生产销售,故产生亏损。”他同时表示,“目前这两家子公司正在按照计划运营中,并持续开展研发和产业基地建设,着眼于长远,短期并未提出盈利要求。”

   不过,金盟和金凯两家子公司的亏损金额已由2015年的共亏损3000余万元发展到2017年亏损高达1.23亿元,何时改变这一现状备受关注。

   信立泰净利增速下滑

   信立泰日前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1.54亿元,同比增长8.3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52亿元,同比增长3.97%;扣非后净利润13.95亿元,同比增长1.14%。

   2017年,公司的销售费用达到11.56亿元,较2016年增长了35.64%,占营业收入的27.82%。信立泰对此称“主要是报告期内公司为推广新产品费用增加所致。”

   招商证券分析师吴斌表示,2017年公司销售费用率为27.82%,提升5.59个百分点。估计主要是比伐卢定在各省医保工作和信立坦的进院推广工作导致。

   对于销售费用激增,信立泰财务负责人刘军表示,“虽然推广新产品导致销售费用增加,但与同行业其他企业相比,销售费用占收入比重低于行业平均费销比,在正常范围内。”

   受费用增长较快影响,加之抗生素制剂和原料药收入出现波动,信立泰连续多年的业绩实现两位数的增长在2017年被终止。

   《证券日报》记者看到,2009年信立泰上市之后,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在很多年份都保持在20%以上的增长,最差的2016年也分别达到10.23%和10.31%。但2017年均下滑至10%以下,特别是扣非后的净利润仅同比增长了1.14%。其增速可以上说史上最差。

   两家子公司业绩亏损

   2014年信立泰一口气收购了三家公司——金凯、金盟和深圳市健善康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健善康”)。其中,4600万元收购金凯80%股权,当时该公司所有者权益1101.76万元,这意味着收购溢价4.2倍;4500万元收购金盟24.06%股权,该公司2013年所有者权益2813.51万元,据测算,收购溢价达到5.65倍。

   可惜的是,被高价买回来的资产不但没有给公司带来预想中的收益,反而成为公司的拖累。

   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金凯实现营业收入1165.96万元,营业利润-1.01亿元,净利润-1.01亿元;金盟实现营业收入1.88万元,营业利润-2152.03万元,净利润-2154.01万元。与前面两家均出现亏损相比,健善康虽然盈利,但也只是微利,净利润仅有140.4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金凯和金盟两家子公司自2015年起均连续亏损,且亏损幅度都处于加速中。其中,金凯2015年亏损额尚为2923.25万元,到了2016年亏损额扩大为5929.41万元,今年亏损额已经过亿元;此外,金盟也从只最初的亏损348.2万元,发展到了亏损超过2000万元。

   虽然信立泰方面表示“着眼于长远,短期并未提出盈利要求”。但是这两家曾被信立泰寄予厚望的公司何时能够扭亏还是一个未知数。

   记者同时发现,2014年信立泰在收购金盟时曾表示“苏州金盟具有丰富的产品管线和强大的预期收益能力”。这其中丰富的产品线就包括了重组人甲状旁腺激素1-34(rhPTH1-34)冻干粉针(以下简称“PTH”)和重组人角质细胞生长因子(rhKGF)冻干粉针(以下简称“KGF”)。2014年,PTH产品正在3期临床中,信立泰预计2015年下半年可报批生产,预计2017年初获得生产批件;KGF在2014年已完成2期临床,预计2016年底报批生产,2017年初获得生产批件。

   但截至2016年底,PTH才完成3期临床试验,预将申报生产;KGF才完成2期研究,公司将加快3期临床试验的推进。2017年年报显示,“KGF已完成2期临床”。显然,这一进度比之前预期的相差甚远。

      (何文英 向炎涛 赵琳)     

分享到: